我们看见的不是真正的武林——记青城派掌门刘绥滨                                                                      2008/4/4       著名航空杂志《首座》2008年4期刊发(王国平)

 2008年春节,由成都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人日遊草堂”活动又多了一缕“仗剑行千里”的侠士风骨。从大年初一至初七,十八名青城武士于杜甫草堂的大雅堂前进行精彩的武术表演。在翻飞的身影和纵横的剑氣中,心中不由得湧起了杜甫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並序》中的快意 “……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当长啸当哭、鼓铗而歌、图穷匕见、快意恩仇的岁月不復存在,当中国传统文化瑰宝日渐被人们遗忘並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结束而走向式微的今天,作为一代名门大派——青城派掌门人的刘绥滨多少有些留连、惆怅和迷茫,他忧鬱的目光越过青城山巅那些傲雪的梅花和渐萌的绿意,思绪却又回到了那个令人神往與幻想的时代。
忆当年,青城山麓刀光拳影,名侠辈出,一剑纵横,笑傲千年。许多名门大派的睿宿宗师在弥留之际总是谆谆告诫门人:“南武当,北少林,峨眉弘佛法,探本上青城。”
青城派武术源远流长,史料中曾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黄帝與蚩尤大战幾次未果。聽说当时在青城山的甯封非常厉害,於是黄帝专程到甯封处,学会高明之極的轻功——龙蹻飞腾之术。後大败蚩尤,甯封後来也被黄帝封为“五嶽丈人”,青城山即被称为丈人山。1972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汉简“十问”中,就出现了青城山容成公练习氣功的秘笈《容成治氣抟精之道》。據传西元143年,109岁的张陵到青城,凭精深雌雄剑术,劈三岛石,开掷笔槽,大小数十战,将八部鬼帅和六部魔王打得落花流水,使古巫文化为主的地方势力拜服在道教门下,开创了道教二十四治。西元993年,青城山新茶又绿时节,王小波、李顺举起义旗。建立了大蜀政权,坚持三年之久。青城山有座雪佛庵,这堿O洪拳的祖坛,宋初就有人在这堙饶鼓箫吹,椎牛为会”,後来,这些武士全都成了义军的骨幹。
青城武术历来都是中华武术的大门派,它最辉煌的时代是清代。短短三百多年时间堙A青城派门人中出了一个武榜眼和一百一十一个武举人,书写了青城派最巅峰的时代。民国时期,青城派湧现了二十四侠,名动江湖,他们或劫富济贫,或北上抗日,书写了冷兵器时代的最後一曲壮歌。20世纪三十年代,青城武术一度因还珠楼主所著《青城十九侠》而风雲再起,连尚武青年南懷瑾都要千里奔波,负剑上山拜访名师,寻觅剑侠。
然而随着火器的使用,笑傲冷兵器时代的武术已开始没落,青城武术也不例外,青城武术传人散居各地,一蹶不振。20世纪八十年代,武术随着电影《少林寺》而风靡全国时,青城武术也曾有过一段风光岁月,从此後便长时间的沉默。
刘绥滨就是在这種背景下开始习武的。少时师从外公刘玉成及都江堰本地拳师龚海清、祁玉祥、宋德炤、陈用和、姚福沛、黄雲锦、金跃山等习练青城武技。年长後先後师从蜀中第一手彭元植,孙膑拳传人孟宪堂,国家武协唯一確认青城派代表人物余国雄,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唐诚青,中华武林百傑王树田等。曾获中国电视吉尼斯擂主、国际武术比赛冠军,曾出任两届国际太極拳大赛名家表演嘉宾、2004年中华武林绝技大赛副总裁判长、2007香港武林名师贺回归主礼嘉宾,2008国际武术精英赛顾问,出席2004中国武术名家论坛,多次入选《少林與太極》等武术杂志封面人物,並作为第一个四川武林人物作客著名访谈栏目 “鲁豫有约”。现系四川省道教协会理事、中国武术金虎6段、世界武林联盟教授。
令刘绥滨感到欣慰的是,经过青城派门人近二十年的共同努力,青城武术开始重新闪烁出夺目的光彩。2003年在四川68个地方拳種中首家进入中国最高级别的中华武术展现工程。已出版专著《中华绝技——青城武术》、光碟《中华武术展现工程——青城武术系列》、《青城太極18式》。学员遍及全球15个国家;部分师生曾获省、国家、国际套路、推手、散打比赛(含邀请赛)第一名至第三名、特等奖、一等奖,以及中国电视吉尼斯冠军、擂主21人次。曾成功策劃、组织1998四川青城少林对抗赛,2001年青城山文化代表团访问澳门,2002年纳西古乐青城武术合璧会演,2003年中国武术八大门派聚青城,2004年中国道教文化节青城武术献艺大会, 2006年中华道养生文化国际学术论坛暨第二届中国长寿节开幕式武术表演、2006年第二届中国道教文化节武术展演活动、2006年中国西部文化博览会青城山分会场武术表演、2006年雲南普饵茶中国文化名山行朝拜青城山开幕式武术展演、2007中华武林英雄会青城武术表演。青城武术在近年来引起了海内外的媒體的关注,包括澳门日报、台湾华视、香港凤凰卫视、中央电视台、新华社;新加坡新明日报、美国《星岛日报》、菲律宾商报、法国华商报在内的300餘家媒體对青城武术作过上萬次的新闻與专题报道。
而在连续七天的草堂论剑中,青城武士的精彩表演也得到了广大遊客的肯定。青城派的四大名剑中,龙虎剑、七星剑、八仙剑等三大名剑均亮相草堂。
谈到对当代武林與现代江湖的看法。刘绥滨说:“我认为江湖和其他的圈子不一样,例如书画界堨D要以搞书画的人占主體,IT界的主要以IT界的人占主體。可能搞书画的大部份人就不会去介入IT界。而武术界则不同,从来就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黑白两道的很多人都曾经喜欢过。这个圈子的人可能是生意人,可能是政治家、农民、学生等。这个圈子持久性强,稳定性不够。为啥呢,有可能有些人只练了一段时间後放弃了。也不在这个圈子堶惆咫F。因为学武术毕竟不是花钱买东西,可能花了钱、精力,还要受苦受累。並非一般人想像地那样轻松。什麼吃一颗仙丹就能增加六十甲子的功力,得了一个绝招就打遍天下无敌手,这些都是小说堶惜~有的,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练武尤其是中国传统武术讲三年小成,十年大成,大部份人坚持不了,成功的毕竟是少数。”
“现在武术圈又开始慢慢发热,因武术没有进奥运会,进了奥运会让更多的人瞭解中国武术,但是不进奥运会也是好事,因为国家向全世界推广的武术是现代武术竞技套路和散打,和中国的传统的武术关系不大。如果说推出去了,反而会让别人误以为中国武术就是规定拳,现代散打。”
“现在国家认可的有一百多个武术门派,不认可的散落在民间的可能还有百多个门派。但这些武术门派就是让一个专业武术人士来背,都可能背不了三十个门派。因为大多数的门派虽然没有退出江湖,却远離了人们的视线。为何会出现这些原因呢,第一国家对这些传统门派的重视不够,第二这些门派缺乏人才,尤其是在经营管理上和营销管理上的人才。前些年《天府早报》作了两个整版,题目为《洋拳PK龙拳》,对成都的武林作了一个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成都目前还存在的武术馆有二十餘家,大多奄奄一息。而與此相应的是跆拳道馆目前成都有三百餘家,家家都红红火火,而仅存的武术馆堶情A已经有一半改头换面,掛羊头卖狗肉教起了跆拳道。我个人认为,中国武术主要是缺乏一个类似於跆拳道那样的推广體系。”
“令我们高兴的是,有很多人开始关注武术。以前全国电视台没有任何一个台有武术节目,现在河南卫视有《武林风》栏目,央视有《武林大会》栏目,且《武林大会》收视率是央视目前最高的栏目之一。从这点可证明,还是有很多人在关注武术。但是这些关注的力度不够。如央视本想还原於真实的武林,不希望象现代散打一样选手戴上手套,头盔,但是他们又怕选手在竞赛过程中伤及人命,於是规定放弃攻击头部。同时选手保护头部的技术自然也放弃了,传统武术讲求上头,下顾档。首先要保护头部,其次才是档部。现在头、档都不能打,那麼这个传统武术的风格就自然难以體现。拳手戴着护胸的,一二拳打不倒对手,所以在第一局都打得还好,第二局因为大多数是非专业选手,體力上跟不上,就会形成纠缠。第三局就纯粹是乱打了。大家就在那有氣无力地比赛一下。实际上这哪是还原真实武林啊。他與真实的武林差距还是很大的。尤其对外行来说,要还原真实武林是非常困难的。2000年的时候,中央台搞过20集中国武术纪录片,後来这个製片人跟我讲,越拍越糊塗。他都不知道他拍的什麼是武术。後来2003年广东卫视花了数百萬元在全世界拍了四十集中国武术纪录片,这个製片人也是求真务实去拍的。但後来拍下来的也引起了很多争议。所以中国武术我感觉它总體发展的不好。但也有发展不错的。现在看到在国外发展好的有梁守渝的国际散手道联盟,有幾十个成员国。美国的餘志伟、陈培、李海球、都是有幾十个武馆。这些人都是练传统武术的。目前在国外军警宪特中执教的中国拳师,都是练传统武术。並不是练竞技武术的。现在的中国竞技武术是打、练分家,打拳的不会散打,所以八十年代就出现过,全国武术套路排名很前的人物,被一两个地痞流氓拿着幾块板砖就追了幾条街。什麼招式都没有用上,全练轻功和长跑去了。散打的不会打拳。散打教的是一对一的武术,而且是在擂臺上打的武术。这批专业人士到退役时都是一身伤病,少有长寿者。而传统的武术是打练合一,具备养生、健身、自卫、竞技、修心多種功效。现青城派的很多老拳师八、九十岁的都还能行拳舞剑者比比皆是。”
望着远处那一抹渐绿的春色,刘绥滨对未来的武林充满了希望,他说“我认为传统武术要发展,养生是它的强项。我在很多年前就有一个设想,希望和社会各界的有志之士一起,筹建青城山国际武术养生保健交流中心。强化传统武术的养生保健功能,让更多的人受益于武术,並支持武术。”
此时,青城派弟子们习武的声音正从远处隐隐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