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派掌门代言房产?假的                                                                                               2007/12/6    成都日

       (记者 车文斌) 今年7月,“青城派·宅院上品”的售楼广告上,竟然出现了青城派掌门刘绥滨的肖像和相关说明,让人大为讶异,难道,青城派在代言房产广告?“这是假的,是侵权行为。”昨日,刘绥滨向本报证实说。他表示,已将擅自利用他的肖像制作楼书广告的四川亿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停止对青城派的名誉损害。今日上午9时许,都江堰市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
  据介绍,今年4月,刘绥滨接受了杨某的专访。当时,杨某表示,采访是为了出版一部叫《上善美录<青城山访谈录>》的书。不久,该书“出版”了,让刘绥滨哭笑不得的是,这本“书”竟是一本宣传上善栖房地产的宣传册,并不是正规出版物。
  想不到自己一下就成了房地产的代言人,这让刘绥滨感到难堪。宣传册上,不但有他接受采访的内容,还有他的肖像。随后,房产公司又在几家媒体上发布广告,标题为“青城派·宅院上品”,同时,还将《上善美录<青城山访谈录>》向政府、企业、文化界、宾馆酒店等大量散发,并向购房者赠送,这让刘掌门更加感到难以接受。他认为,房产公司在未经他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利用青城派为自己的商业活动做宣传,其行为已侵犯了他的肖像权和青城派的名誉权,于是他将房产公司告上都江堰市法院,要求消除影响,停止侵害。
  今日上午,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
 

 


 盘也叫“青城派” 掌门人告开发商                                       http://www.newssc.org                                  2007年12月6日    成都晚
  

           武侠小说中,武林门派经常为江湖事大动干戈,如今,这一幕在现实中“上演”。只不过,其中一方变成了房地产开发商,而“比武场”也变成了法庭。因为房地产开发商在开发的楼盘中使用了“青城派”字样,惹怒了青城山上的青城派。青城派第36代掌门刘绥滨认为开发商侵犯了本派名誉权及自己的肖像权,遂将其告上法庭。今日,都江堰市法院将开庭审理这场“武林纠纷”。


  事出有因
  楼盘和青城派同名
        说起官司,刘绥滨还一肚子气。今年4月的一天,一名姓杨的男子找到刘绥滨。杨某称自己要写一本名为《上善美录<青城山访谈录>》的书,想对刘绥滨进行专访。“我当时问明该书并不是盈利性书籍,除了我之外还有对其他10多位名人的采访,所以我接受了采访,没想到后来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今年7月,该书出版。刘绥滨发现,这本书是一房地产开发商的宣传册,书中不仅有当初杨某对自己的采访内容,还有自己的照片。当时刘绥滨并未在意,但此后发生的一些事,让他措手不及。
   “7月份,我的一些朋友找到我,要求我打折,当时我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刘绥滨说,自己后来才知道,朋友都为一则广告而来。原来,当初那家开发商在媒体上刊登出一系列广告,宣传自己的楼盘,楼盘名称为“青城派·宅院上品”。“开发商做广告,本身无可厚非,但打这样的广告就太过分了。”刘绥滨说。

  事件进程
  掌门人打官司 与开发商过招

  广告刊登后,青城山附近也挂出了很多广告牌,对该楼盘进行宣传。看着带有“青城派”字样的广告牌四处出现,刘绥滨坐不住了。
  “早在2005年5月26日,我就将‘青城派’及其图形商标向商标局申请注册。”刘绥滨认为,开发商在没有经青城派授权的情况下,擅自使用“青城派”字样和自己的肖像,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权和青城派的名誉权。今年8月16日,刘绥滨以自己和青城武术馆的名义,将开发商四川亿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告到都江堰市法院。
  在法院的主持下,刘绥滨和开发商进行了多次协商。刘绥滨要求开发商在媒体刊登道歉声明,而开发商只愿意声明青城派与本楼盘无关,双方僵持不下,不欢而散。
  昨日下午,记者按照起诉书上的联系方式拨打了亿兴置业负责人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姓邢的男子。记者表明身份后,邢先生说自己早就离开了亿兴置业,对此后的事不太清楚。随后,记者找到亿兴置业的热线电话,几次拨打均是忙音。
  “现在他们广告也做了,房子也卖得差不多了,官司打定了。”刘绥滨说,青城派远在香港的弟子也会专程赶来,为门派维权“扎起”。今日上午,都江堰市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
  开发商对该案持何态度?该案件最终结果如何?本报将继续关注。(首席记者 杨为为)

 

 

 

我是青城派房产 与青城派武术无关                                                                                                                2007/12/7    成都日

  为提高楼盘“上善栖”的美誉度,开发商四川亿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将自己的楼盘命名为“青城派·宅院上品”,并发布了相关的售楼广告。一向崇尚“清静无为”的青城派掌门刘绥滨见自己的名字和肖像竟成了商业地产的代名词之一,不由大为恼火,以名誉受到侵害为由,将开发商告上法庭。
  昨日,都江堰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庭上,开发商称自己创新性地“发明”了“青城派房产”,而且,自己的“青城派”与青城派武术无关。

  ··唇枪舌剑
  焦点一:广告是否指“青城派武术”
  原告 “开发商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利用青城派为自己的商业活动做宣传,这是侵权的。”庭审开始,原告代理律师就指责说。律师认为,青城派是青城武术的代名词,是中国四大武术流派之一,流传至今已近2000年历史。而青城派的载体是青城武术总馆,其代表人物是该派第35代掌门人余国雄及第36代掌门刘绥滨。“开发商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就擅自使用青城派的名称,使用其掌门人的肖像用于盈利性的商业广告宣传,侵犯了青城派的名誉权。”
  原告向法庭出示了掌门授权书、青城派商标注册申请等10多个证据,证明房产商侵权。在一本名为《上善美录<青城山访谈录>》(下简称《上》)的书中,正文主要部分,刊登了刘绥滨的“专访”和肖像,原告认为,该书作为售楼部赠送的资料之一,是典型的肖像侵权,原告将保留追诉其肖像侵权的权利。
  被告 面对青城派的证据,开发商未提供一个反证证据。质证后,其代理人虽然确认了原告证据的真实性,但却认为这些证据与该案并无关联性。“我们认为,青城派并不等于青城派武术。除了青城派武术之后,还有青城画派。”
  庭审当中,被告代理人巧舌如簧,称房地产也有“青城派”,并没有侵权:“公司在房产界创新性地提出了‘青城派’,这个‘青城派’与青城派武术无关。”开发商还推托《上》的责任:“这本书是别人出版的,我们只是赞助人,书上出现赞助方的名称是很正常的。”
  (注:事后记者采访远在北京的青城画派代表人物李代远,他也是《上》一书中涉及的人物。他证实,接受采访时,对方并未向他说明书籍的情况,更未说明要用于开发商的楼盘发售。)

  焦点二:广告是否有损青城派声誉
  原告 “青城派与道家有很深的渊源,崇尚清静无为,开发商冒用名称,很多人误以为青城派已抛弃了传统,介入了铜臭味极重的商业房产,这是对青城派清誉的玷污!”原告律师拿起《上》一书说:“这是一本非法出版物,冒用很多文化界名人的名誉,实际上是开发商的楼书广告。青城派出现在这样一本书上,声誉哪会不受损?”
  原告还称,青城山是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而青城派作为青城山世界双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相关规定,不能过多地从事商业活动,开发商在其广告中大肆宣传青城派进入了房产界,对遗产的形象也是一个很坏的影响。
  被告 “广告没有损害青城派的声誉。”开发商说,并列举《上》一书中,将青城派与众多文化界名人放在一起,不是有损声誉,“还对形象有所提升”。

  ··群情激愤
  青城掌门:大家以为我把青城派卖了!
  青城派掌门人刘绥滨气愤地说,那些天,自己的电话都被打爆了:“一些朋友打电话来称呼我为老板,还叫我给他们打折。这时我才知道,青城派的名称被人盗用了。”让刘掌门更感委屈的是,很多青城派的长辈打电话给他,一开口就埋怨:“你当房产老板了,可为什么把青城派给卖了?”刘绥滨百口莫辩。

  青城元老:最困难的时候也没卖过招牌
  “当年,青城派不管如何艰难,我们都没想到过利用青城派的招牌来赚钱。而且,即使要挣钱,最多也只是从事文化类的商业活动,哪会与房产商合作?”青城武术的老教练宋施义对此也深感气愤。

  青城弟子:楼盘遗留问题会累及本派
  青城弟子文强也不无忧虑地说:“房产难免不会出现纠纷。开发商卖掉楼之后就走掉了,可青城派还会在青城山一直存在下去,以后,购房者会不会因为误解而找青城派的麻烦,还很难说。”

  ··颇有意味
  这边法庭还审着 那边楼盘已悄悄把名改了
  庭后,记者驱车赶往青城山镇。“上善栖”位于青城山脚,其一期房产虽然售价高昂,也已销售一空,第二期正处于紧张修建当中。
  记者注意到,开发商在其楼盘的路边广告上,已将“青城派·宅院上品”更改为“青城·宅院上品”。刘绥滨说,这一更改还是经他多次提出抗议之后改过来的:“既然没侵权,那为什么又要改名呢?这正说明了开发商侵权的事实!”刘掌门生气地说。
  庭审后,青城派当场拒绝调解。法院宣布休庭,择日宣判此案。(本报记者 车文斌)

 

 


掌门人起诉:楼盘你凭啥自称“青城派”                                                                                                  2007/12/7    成都商报
庭上激辩 青城派是特指还是泛指                                 http://www.newssc.org                                                            2007/12/7    成都晚报  
  
  “青城派不是青城派武术的专称,也可以指青城画派、青城房地产!”昨日上午,四川亿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在法庭上为公司因“青城派”这三个字,而成为被告一事当庭叫屈。因认为本派名誉权及自己的肖像权受到侵害,青城派第36代掌门刘绥滨将该公司告上法庭。昨日上午,都江堰市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原告
  开发商玷污我派清誉
  昨日上午9时30分,不少青城派弟子赶到都江堰法院旁听庭审。由于来人太多,法院准备换成大法庭开庭,最后在法官的协调下部分弟子才没有参与庭审。
         庭审现场,青城派第36代掌门人刘绥滨并没有出现,其大弟子、青城武术馆总教练宋施义代替其参加了庭审。据了解,今年刘绥滨接受了一名男子的采访,该男子称要编一本名为《上善美录<青城山访谈录>》的书。今年7月,刘绥滨看到了这本访谈录,发现其不是公开发行的刊物,而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宣传册。随后,不少青城派的弟子发现,位于青城山下的一个楼盘用上了“青城派·宅院上品”的名字,这让不少青城派弟子感到难以接受。一名青城派弟子认为,“我们青城派是以清静无为著称,这样把我们和房地产商业广告联系在一起,玷污了我们的清誉!”
  “房地产开发商将‘青城派’作为楼盘名,还在各个媒体大肆宣扬,导致不少青城派弟子都以为刘掌门和开发商以及楼盘是一起的,对刘掌门产生了误会!降低了刘掌门的清誉!”

  ○被告
  青城派并非特指青城派武术
      “青城派·宅院上品”的开发商四川亿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指派律师参加了昨日的庭审。该律师称,《上善美录<青城山访谈录>》是由房地产开发商赞助出版,出版前经过了被访谈者的审核,这和房地产广告是两回事。作为赞助商,在书的封面和封底写上开发商的名字,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并不存在“利用刘掌门的名誉为自己打广告的做法!”
  对于刘绥滨提出的侵害了青城派名誉权的说法,该律师称,访谈录中不仅采访了刘绥滨,还采访了青城画派的掌门等人,“这说明青城派并不是青城派武术的专指,还有画派等等,房地产开发也是一门艺术,我们也可以做房地产开发的青城派。”
  但此言遭到了刘绥滨的代理律师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的反对,“青城派是我国武术四大门派之一,流传了2000多年,不光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华人一提到青城派,都会想到青城派武术,而不是青城画派、或者是青城派房地产。”

 

         ○争议
  掌门人的名誉是否受损害
  “侵害名誉权是指社会评价降低,我们在访谈录中对刘掌门进行了很高的评价,应该说是提高了他的社会评价!”开发商的律师辨称。
  对此,刘绥滨的弟子称,“老拳师王育康是刘绥滨的师伯,他打电话质问刘绥滨,问为什么把青城派卖了!”他们认为,将刘绥滨与楼盘相联系,这让他的声誉受到了损害。经过1个半小时的庭审,法官宣布将择日宣判。 (都法 记者 蔡小莉 报道)

  青城武术馆及青城派36代掌门人状告开发商侵权案昨在都江堰法院开审
  日前,一开发商在其开发的楼盘上打出“青城派”的字样。青城武术馆及青城派36代掌门人刘绥滨起诉开发商,要求停止侵权,并澄清事实,公开消除影响。昨日,都江堰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开发商辩称,建筑也有流派,他们的房子属于建筑中的青城流派,没有侵权。

  青城派:楼盘广告侵犯我们名誉权
  “经常有朋友打电话给刘绥滨,要买房子,并要他打点折。”刘绥滨的妻子、青城派弟子杨漫告诉记者,今年4月,有个自称记者的人找到刘绥滨,采访他关于青城派的东西,声称将出版一本公益书刊。刘绥滨欣然同意。但后来却发现,刘绥滨讲述的内容被用在了一楼盘的宣传册上。今年7月,开发商在宣传中在显著位置标注“青城派”字样。此后,刘绥滨不断接到朋友电话,要求买房时给予折扣。
  “我们青城派本来就要求弟子修身养性,清心寡欲。”刘绥滨和青城武术馆认为,开发商将“青城派”三个字用作商业广告,侵犯了青城派的名誉权。为此,他们将开发商告上法庭,要求停止侵权,并澄清事实,公开消除影响。

  开发商:我们开创了青城建筑流派
  昨日上午10时许,都江堰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开发商的代理人辩称,“青城派”和“青城武术派”有区别,它既可以指青城武术派,也可以指青城建筑流派。他们建筑的房子有自己的风格,开创了青城建筑流派,是一种创新,并没侵犯青城武术馆和刘绥滨的名誉权。他们使用“青城派”三个字与青城武术馆和刘绥滨无关。同时,他们将“青城派”三个字用在房地产广告中,并没降低青城派的声誉。因为这一楼盘本身就是高档的正规商品,在社会上并没有不良评价。为此,他们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要求。
  11时许,法院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记者探访:楼盘广告牌已换成“青城”
  青城派元老王裕康说:“这么多年,我都只听说过青城武术派,从没听说过青城建筑派。一般老百姓都认为青城派就是青城武术派。开发商的说法是在狡辩。”
  庭审结束,记者驱车前往开发商所开发的楼盘,发现楼盘广告牌已被更换。原来的“青城派”字样已被更换为“青城”字样。
  “我们正在申请‘青城派’的商标注册工作。”杨漫说,此前,他们就已经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注册“青城派”商标,而且注册类别包含了房地产开发等项目。但由于程序原因,他们暂时还没取得相关证书。经过这次争议,他们将加快商标申请和保护“青城派”的进程和力度。(都法 本报记者 李凌鹏 摄影报道)